觀樹教育基金會

觀樹教育基金會台中(大偵探)總部 04-22304611
成龍溼地偵探社辦公室 05-7970856 ks.kk696@gmail.com

<<大偵探的心內話>>

成龍溼地目前尚無停車場、公共廁所,作為一個環境學習場域相關必要的設施正逐步由觀樹教育基金會帶動村民才開始要一步一步地建構
,很感謝近來許多團體給我們所辦理的社區環境教育課程許多肯定,但目前此地真的只適合小團體、深度的知性之旅,希望大家能夠諒解,一起等待,給這片土地、這個小村子足夠的時間去喘息、凝聚共識,尋找出和這片大地共生共榮的生存之道。

2014年5月31日 星期六

2014藝術季落落長報導

脫離紛擾的主流世界整天在成龍村、成龍溼地週邊遊動將近一個月且變得歐罵馬(是說…在這偏遠的小村裡,大偵探長時間過著不看電視的生活,和主流世界脫離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大偵探再度回到辦公桌前,用網路和大家分享我們的工作和生活,報告一下剛剛結束的藝術計畫(一定有人會在電腦前以歲月如梭的驚嚇口氣大叫:什麼!今年的藝術季已經結束了!)

今年的藝術季,雖無法打破”2012年史上最長工作假期的記錄(其實從2012年起,連續三年,志工所待的天數都是26天),但人數絕對破記錄—24人,包括策展人夫妻2人、藝術家6人、志工11人、大偵探5人,晚餐非開三桌不可。

26天(4/10~5/5)對藝術家、志工、策展人、大偵探來說,是一段用心力擠壓出來的時間,因為一大群人必須在這段時間內以工作任務為核心而緊密互動,所以,生活、工作、休閒娛樂…都是以整體行動為考量,趣事很多,磨擦也難免(也因此培養出革命同志般的情感,或變成可愛的冤仇人?☉☉|||),這種情形就像在電視劇上看到的合宿集訓,一旦某個時間點有小插曲,就算只是芝蔴綠豆般的小事,大偵探(也就是工作人員)都必須隨時反應、處理。懂得生活的人自然會在如此短促而緊湊的節奏中找到與人相處的樂趣。

今年登場的人物有:

1、藝術家和志工群:
1)阿金(Joaquin) + 阿桂、冬青一面處理許多保特瓶、竹材,一面因作品需要各種五金材料而勤跑五金行,實在是太常光顧了,小老闆被阿金的創作理念感動,慨然答應免費提供各種材料(矮油~小老闆答應得太早,老闆娘還沒點頭哩 :D

2Kathy + Sonsy、大毛以大魚穿牆的優雅姿態,打開"堀主"(魚塭主人)紀家阿伯阿姆的心門,堀主不時送來飲料點心。大毛和sonsy終日與竹片為伍,會在稍稍喘口氣時,扮演相互撕殺的劍士來自娛,也娛樂Kathy,優雅的Kathy總說真是淘氣的孩子們而理所當然成為大毛和sonsy口中的"媽咪"。

3Katie + 小包、Yellow
割玻璃、敲磁磚、鑽蚵殼的數量多到可以考慮作代工,且三人孔武有力地整理好堀主李家夫婦堆積已久的雜物,讓堀主阿姨也來幫忙清掃,並種下新的菜苗。 

4Maurice + 子芳、Amy
超級修繕三人組,幫忙修理了窗戶、門、屋頂、地板、牆板…等共10處,一邊修理還一邊複製窗戶、門、屋頂、地板、牆板,來不及排入工作行程裡的阿姆只好跑來向大偵探計較。

 5Thierry + 阿羊、Carlos
不斷地搬磚、砌磚、運土、捏土丸子,砌成窯,之後是不斷地收集木柴、升火、試作各種窯烤的食物(麵包、披薩、烤地瓜、烤魚),讓大家很期待這組會從鳥屁屁端出什麼美味的食物。
 
6)拉拉 + 芷均小朋友最愛的二人組,因為作品的構件作法簡單,假日時吸引許多大人、小朋友來協助,尤其烏魚夫妻檔、成龍國小二年級的書銘,幾乎天天來報到,有耐心也有毅力。

2、策展人夫妻Jane Tim、大偵探5人組。
 

3、熱心的村民及救火隊:

1)全勤的晚餐主廚郭子媽,很感謝郭子媽除了要顧小baby、小小孩、田裡的工作,百忙之中還來為我們煮晚餐;(2)讀書會的郭子爸、小白鷺、中白鷺、夜鷺、烏魚、棕背伯勞、大頭,不但有認真做功課,還出力、出車、出物資幫忙藝術家和志工;(3)已經敢面對鏡頭的老芋仔,幫忙載運沙土(for Thierry)、挖地基及修屋頂(for Maurice)、裝置作品(for拉拉),記者會那天清早還默默地把整條魚寮小徑再打掃了一次,實在揪感心;(4)大偵探新認識的村民小傑、阿志總幹事(謝厝的總幹事,因為口快叫他總幹事,被誤以為成龍有2個總幹事,哈哈),也是出人又出力。
 
5)東方技術學院的研究生小龔,雖然只出現在藝術季前期和後期,但有適時協助阿金把作品完成;(6)早餐店老闆娘,永遠笑容滿面,還能滿足志工們所寫的各種奇怪組合餐,以及米粉工廠的千金--呈甘美眉,不但手作土司、週三下午茶點心,還幫忙送到現場;(7)半路被攔下來幫忙的村民:大白鷺幫忙買食材和打掃魚寮小徑、Emily緊急送來磨豆機、Emily的媽媽(祥益米粉工廠的老闆娘)幫忙買食材、阿毅仔提供沙土還幫忙載運(for Thierry);(8)不停幫大家加菜的蝦董(新鮮的白蝦、西瓜、蕃茄)、秀玉阿姨( 料超多的豆花、粉蟯湯、蚵仔湯)、茜蒂(好吃的南洋風味的春捲、咖哩、雞肉)、文嘗爸爸(超大一尾鱸魚)放心把小貨車借給郭小孩開去載輪胎的吳興岱主委(他說只要是為村子好的事,他都很支持,所以我們也從安龍宮借了許多桌椅);(9)默默關心大家的總裁(提供防火磚給Thierry)、田日蒸大哥(緊急出借手機給小龜,還送藝術家和志工們紀念品,以及超好吃的巧克力)、廟公(今年大方地出菜,並且是藝術家拉拉的好幫手,還力挺讚揚大小偵探們的紙漿雕塑作品)總是三天兩頭就跑來巡視一下;(10)少年偵探們,雖然國中的課業繁忙,仍準時出席,而且不計辛勞地什麼忙都幫,大偵探似乎看到了成龍村的未來。

哦!還有在大偵探一不注意時,就默默出現在廚房裡的西瓜們,謝謝廟公、蝦董黃美惠校長、侯老師的"寄付"。

4、攝影團隊:逗點創意設計整合工作室的蔡順仁老師及分身們----阿坤、毅錡,以及各串場一天的小黑、緯誠(有誰沒被點到名嗎?犯規啦!太多分身根本來不及記住),在藝術季倒數讀秒前接到素昧平生的大偵探來電請求,還好大家的心臟都夠強壯。

出沒的場地有:
1、三合院,又稱Red House,就像是營本部,每天吃早餐的地方,也是每天開始工作、結束工作的集散地。
2、大偵探宿舍,又稱 Dinner House,每天晚餐、假日午晚餐的地點,吃飯的同時,也餵貓(藝術季期間,貓咪們都很準時來報到)
3、田家,單純睡覺的地方,聽說隔壁的無線網路訊號不錯,難怪今年很少人在午餐後留在學校工作。
4、吳家,第一次借用的地方,寬敞的房間和浴室勘稱今年最豪華民宿,謝謝吳老師在藝術季期間的關照。屋主吳先生們在opening day有回來,還主動認識了住在吳家的藝術家和志工們 :D
5、成龍溼地週邊、蚶仔寮路的魚寮小徑,以及成龍國小,分別是每天工作、騎腳踏車、吃營養午餐的地方。

今年的主題希望魚寮”Fishing For a Better Environment,英文帶出中文希望的意涵,也帶出大家這幾年來深深的盼望。大偵探因為環境的議題而進駐成龍村,每年的藝術季主題都扣緊環境,2010--兒童與藝術家的溼地禮讚、2011兒童與藝術家夢想的綠色溼地,大偵探初到成龍村,想要讓大家透過藝術家的創作欣賞成龍溼地的美,也想想我們生活的環境;2012誰來晚餐、2013餐桌上、2014希望魚寮,則點出從土地的生產到餐桌上的食物,無一不與環境相關,關心自己的健康就等於關心生產,關心生產就等於關心環境。

在這裡的生活--工作、休閒娛樂:

藝術季剛開始的幾天(4/9—4/13),會先讓藝術家和志工熟悉環境與資源,這些行程可是大偵探在藝術季前就先現勘、約定好了。

4/9---志工抵達、自我介紹、大偵探簡報、放行理和check in、成龍村閒晃。



 4/10---生活需知及工作說明、工具設備使用教學。藝術家抵達。


4/11---策展人主持全體會議、和成龍國小師生相見歡,參觀口湖鄉公所的資源回收場(分類極好的資源回收場讓藝術家對可利用的回收資源一目了然)、水林的黃金蝙蝠館(因為藝術家Katie考慮在作品裡設置蜜蜂屋或蝙蝠屋,所以前來請教專家意見、箔仔寮海邊(沿著海岸線有很多蚵棚廢棄的竹材、被大水沖到海邊的漂流木,以及各種奇怪的物品,如狗狗頭骨、神明的披肩、船筏用的大浮球、保麗龍、魚網)




4/12---看工作場地及作品座落點(成龍溼地週邊僅有尚可遮蔭的工作場地,還沒有條件極好的場地,所以,必須視藝術家的工作內容,調配工作地點,而這些點還必須考量到是否夠開放、是否能存放材料、是否鄰近有可借用的電源、是否平均分散以抓到夠多的居民眼球)、參觀林內的竹材加工廠(讓藝術家了解竹材的尺寸和處理程序,訂竹材才能快狠準),以及晚上在廟口的welcome party






4/13---參觀麥寮的晁陽綠能園區(因為藝術家阿金會使用到太陽能發電,一方面去看資源,也看台灣的太陽能產業、虎尾的長興竹器店(藉由師傅的示範和解說,讓藝術家更了解竹材的特性和使用技巧),還去了五金材料行採購(今年使用的回收材料很多,各種組裝的工具、零件都和往年大不相同,所以,直接採購是最快的方法)




接下來,開始工作囉(4/14—5/1)~

因為今年的作品直接座落在魚塭區,必須替堀主考量到是否影響進出動線、是否喜歡、能否使用和維護…等問題,所以,藝術家和堀主之間就得密切溝通,這對居間翻譯的志工來說是很大的挑戰,不但要把英文翻譯成阿伯阿姆叔叔阿姨大哥聽得懂的台語,還要嘴巴夠甜,在藝術家的話語之外,加些美言(反之亦然),讓堀主 / 藝術家們笑逐顏開,溝通順利,放下一百二十顆心實在是…有夠讚。

阿金同時採用了回收保特瓶、新購的竹材,及各種五金零件,但處理回收物品很耗時間,阿桂一邊埋首保特瓶堆裡不停清洗、切割,一邊從三合院廚房把更多水被喝完的保特瓶搬出來繼續切割,而冬青和阿金則精細地計算風力發電用的扇頁的長寬,並將竹片裁切組合成扇頁,所有的構件備齊後,再載運到魚寮組裝,完成一個可藉風力發電和太陽能發電把小排(進排水溝渠)裡的海水變成淡水的作品。





▲週四下午的海洋課程,阿金帶小朋友認識太陽能板的運用、讓小朋友協助清除魚寮的場地,還利用保特瓶做不同扇頁片數的風車。

▲感謝阿毅仔提供魚寮邊的空地,讓阿金的作品有家。
▲阿金的作品:淨地

Kathy使用了竹材加工場剖好的竹片拗成虱目魚骨架,再用自己帶來的乾拉菲草捆綁各個關節處,習慣早起的Kathy每天會提早上工,剛好也是堀主們去魚塭工作的時間,在沒有Sonsy和大毛協助翻譯的情形下,阿伯阿姆們會比手劃腳地和Kathy聊天。有時阿伯阿姆也會帶來茶水點心,於是大家會一起放下工作,坐在堤岸邊休息聊天,好像一家人在野餐



▲因為jumping fish所需的支架數量不夠,臨時到老芋仔家的竹子叢裡取竹材。



▲感謝紀水阿伯和阿姆的同意,讓Kathy的作品座落在魚寮小徑最洽當的位置。

▲Kathy的作品:大魚穿牆。(是一隻搖頭擺尾的虱目魚哦!)

Katie使用了大量的啤酒瓶瓶底(而且是海尼根的才比較容易切割,由鄉公所清潔隊的資源回收場提供)、碎磁磚(由建材行提供的各種磁磚樣本敲碎而成)、鳳螺殼(海邊成堆的殼直接運回來)、蚵殼(隨處都有),再加上一些回收的鐵桶、木板、鐵架,把魚寮的牆面變成魚群悠游在海浪中的壁畫,以及魚寮邊的景觀菜園。小包和Yellow為了吸引村民來幫忙,總在工作時播放許多台語歌,完全是工地的feel


▲Katie備料的過程,總是有好心人適時出現。





▲Kathy帶著小朋友把回收的鐵桶變成花盆,也使用碎磁磚和碎紙片創作。

▲自娛娛人也是志工們的本事。▲曾經從事木工的魚塭主人李坤化先生,也很有藝術的眼光哦!

▲Katie的作品:變裝。

Maurice像個醫生似的,一一診斷每間魚寮的問題,有頭破皮的(屋頂壞了)、有背部皮膚潰瀾的(整面木製背牆爛掉)、有撕裂傷長久未癒合的(屋身一長條裂縫)…,量好每處傷口的大小,再由小護士Amy、子芳協助備料,之後逐一修理。據說,小朋友印象最深刻的是200公分高的Maurice修理魚寮的屋頂時無需爬梯子。而Maurice最開心的是堀主莊瑞鄰大哥因為一扇修好的門而整理門外的地板,讓狗狗黑輪有乾淨清爽的窩。





▲Maurice的工作包括了泥作、木作、油漆,子芳和Amy總能跟上腳步,協助完成工作。


▲Maurice帶小朋友製作建築的紙模型,讓小朋友認識荷蘭建築的特色;也讓小朋友參與他的作品基地的整理。

▲莊瑞鄰大哥一直很支持大偵探的工作,今年有兩件作品座落在他管轄的魚塭區(還有少年偵探服務學習的菜園也是莊大哥的地哦!)

▲Maurice的作品:活力魚寮。

Thierry先尋找可使用的土(不是每個魚塭的主人都願意提供底土)、磚(大偵探私藏的一些紅磚、總裁的工廠裡各種size的防火磚),再將大偵探私藏的舊黑瓦、路邊隨手可得的乾草及碎裂的文蛤殼及蚵殼,都變成造窯的材料,Thierry說這裡的土有黏性,適合拿來做窯。阿羊和Carlos就像是玩泥巴的孩子,一邊玩還得一邊向Thierry學習玩耍的技巧,最後,共同完成了一座孵蛋的鳥


▲阿課伯家的"犁仔卡"算是今年藝術季最耐用耐操有棟頭的工具。



▲Thierry還自己製作此窯專用的工具。




▲小小的窯,大大的滿足。

▲Thierry帶著小朋友在學校練習沒有使用磚塊的窯,了解泥土的特性


▲Thierry的作品:連結

拉拉帶著芷均從資源回收場取回大量的塑膠瓶蓋,剛好阿金需要的是保特瓶瓶身,兩組合作各取所需,每個瓶蓋被轉開的那一瞬間五味雜陳,這兩組人馬整整臭了一天(謝謝口湖鄉清潔隊的協助)。之後把清洗過的瓶蓋和裁好的各種size各種顏色的圓形布片,組成一朵朵小花,再組成一片片緞帶、大蝴蝶結,以魚寮為禮物的意象就完成了。


▲除了從資源回收場收集瓶蓋外,連去吃辦桌也在收瓶蓋,還有從黑松斗六廠寄來的瓶蓋(黑松文教基金會的工作人員正好來訪成龍國小),以及從賽普勒斯轉了四個國家才抵達的瓶蓋一箱。


▲烏魚夫妻、書銘、廟公,幾乎天天到賞鳥屋報到。


▲為了吸引左鄰右舍來幫忙,拉拉在宿舍門口擺攤拉生意。




▲經過了組裝、拆解、再組裝,終於完成魚塭主人紀金象阿伯還爬上梯子看有無牢固。

▲拉拉的作品:希望朵在裡面。

至於,在這裡的休閒娛樂呢?


▲午餐後,學校的司令台很涼爽,適合在此躺平。

▲有時候聚在廟口聊天,有時候彈吉他唱歌,有時候玩桌遊。

▲週三下午茶,分享台灣道地的珍珠奶茶,也分享阿金從阿根廷帶來的Mate茶。

▲也有藝術家、丹麥策展人Anne、北京來的冬青,分享各自的經驗。

▲教阿金講中文、寫中文,則是大偵探的休閒娛樂之一。


▲被邀請到郭子家、田桑卿老師家吃辦桌(因為媽祖生日),還有阿毅邀請的B.B.Q.

▲還有不可少的逛夜市,我們去了下崙夜市、北港夜市,預見許多熱情又好奇的鄉民


▲還去北港看迓媽祖。

▲為了換換早餐口味也餵飽肚子,偶而會在吃完前一天登記的早餐後等待早餐車,當早餐車的音樂響起去追早餐車變成一種娛興節目,這種情景就像是當主人的哨聲響起時,蓄勢待發的獵狗馬上向獵物飛奔而出。還有廟口的點心車,老闆阿姨超好聊,交關買點心也成了休閒娛樂之一。

Carlos帶著電腦裡儲存的族譜檔案去水井尋根,水井社區總幹事林大哥(其實大偵探都跟著郭子家喊他"阿海叔)熱心協助。▲▲芷均早上在溼地邊作畫。▲▲▲偶而騎腳踏車四處閒晃。

▲子芳男友一手策畫的求婚記,所有人都熱情參與。

▲阿伯拼命打聽Sonsy 的基本資料,想幫Sonsy和親戚家的年輕小伙子牽姻綠,這時,大偵探就會在一旁幫腔助興,這也算是一種休閒娛樂!?

▲另外,大偵探偶爾的休閒就是工作中偷時間看鳥、拍鳥,這季節北返過境的鳥類很多的說…

全部的作品在5/1完成,並於5/2早上舉行記者會,這一天的朗朗天色(前一天的雨勢令大偵探很擔心,只能央請好心的帳蓬廠商stand by,還麻煩郭子爸一大早去田裡工作前,幫我們載運桌椅)讓作品顯得朝氣蓬勃,在大家還沒被晒到頭昏前,讓記者有足夠的時間逐一採訪藝術家們(要謝謝李正瓦阿伯的兒子載來一箱礦泉水,但大偵探基於許多人會四處遺留保特瓶的行為而婉謝了)。記者會後大伙兒稍微放鬆一下,去參觀祥益米粉工廠。而這一夜,藝術家Katie、Maurice準備家鄉菜,佈置了一桌宴席和大家分享。






5/3—5/4開幕活動(opening day),在讀書會成員、阿志總幹事、小傑的協助下,溼地邊的交通順暢,人潮也剛剛好,我們看到許多旅外的成龍村人攜家帶眷來走走看看。





5/4晚上,大偵探小龜請來他的朋友---打算從生物領域跨界餐飲業的立蘇善用冰箱剩下的食材為大家作幾道不一樣的創意料理,加上從北港外送過來的披薩、縣長送來的啤酒(其實Welcome Pary就送來了,只是被大偵探暗藏起來伺機使用),酒足飯飽後,竟然一群人起內鬨,互相陷害且互相合作逐一把人抓去丟進塑膠泳池內,藝術家、志工、大偵探、來參加的村民大多數都落難,只有眼明腳快的人溜之大吉。


5/5吃完早餐後,拍合照的次數明顯增加,有著濃厚的離別氣氛,去成龍國小和全校師生隆重道別後,Kathy和來訪成龍五天的丹麥策展人Anne率先離開,之後,大家分批離去(但大家為了吃水林的上海湯包,四車的人馬在午餐後又在水林上演一次離別的戲碼)


5/5下午開始,大偵探為期一整個星期的場地復原工作,東西怎麼來就得怎麼回去,這情景很像是拍一部電影,殺青後,劇組人員得把服裝、道具、布景整理好撤走。無奈連日下雨,影響復原速度(謝謝yellow從北港回來幫忙)


以上,盡量扼要地記錄整個過程,乍看之下平平順順地完成了,但是,代誌不是憨人所想的那麼簡單,幾度讓大偵探心跳加快的狀況還是有的:阿金撞到門框頭頂破皮、芷均在安龍宮前"壘殘"下巴破皮(騎腳踏車被大風吹倒)、大偵探麻糬的右手被熱滾滾的紅茶燙傷、Sonsy二次莫名地嘔吐食不下嚥、Katie拉肚子嘔吐差點叫救護車、Thierry因糖尿病嚴格控制自己的飲食而在藝術季初期大偵探還無法配合得很好時吃不飽、大偵探麻糬又因被醫生判定為流感而自行隔離(其餘的大偵探只能互相提醒並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千萬不能再有人出問題了),好加在,有成龍國小的護理師蔡阿姨幫忙處理外傷,烏魚和大偵探輪班載身體不舒服的人去北港媽祖醫院看醫生,小白鷺直接從服務的醫院買醫藥用品來,真的好幸運,有這麼多熱心的人肯幫忙,讓受傷的人復原良好。


QQmei說這篇部落格完工還要轉載到雜誌去,阿娘喂~(這句驚嘆語,是郭小孩小時的語言,遺忘多年後,想不到又在成龍村聽到小朋友說),這不會是有史以來,最白話、最不成體統的篇章吧(抖)!對大偵探來說,藝術季是一個美麗而浪漫的框架(或者說,大偵探的所有工作都是如此),這個框架卻是由細碎、繁瑣的工作組合而成,我們在框架裡將現實中細碎繁瑣的小事一件件完成,整個過程中必須在浪漫與現實間擺盪,情感與手法都必須兼具浪漫與現實(這樣講好像很恐怖,又很像是大偵探在發牢騷)

最後(突然有感而發,請大家再忍耐一下,快結尾了),大偵探想分享自己的觀察。台灣的總體環境(不管是學校藝術教育的影響,或社會對藝術文化、經濟發展的順序考量)是不利於環境藝術與公共藝術的進程的,而在成龍村這個偏遠村落,竟能連續5年舉辦環境藝術節,對許多關心公共藝術發展的人來說是不可思議且好奇不已的,所以想要幫"成龍溼地國際環境藝術計畫"定位,但對大偵探而言,藝術節無法被單獨看待,藝術節是整體工作的一環,由於和村民長期互動所蓄積的能量,才能在經費、人力、物力都有限的情形下舉辦藝術節,這5年來的經驗很難被移植或複製,想要參考大偵探的操作模式者,必須發掘在地的資源和價值,並深耕經營。

至於,「居民參與」、「公共參與」這些問題,反倒是大偵探想回問:那諸位的定義又是如何?是指常住人口的參與比例?或是參與人的意願高低?參與比例要多少才是諸位認定的公共參與、居民參與?如果路過的村民只因好奇而停下來問清原由,算不算參與?如果村民只是好心遞一杯茶水,算不算參與?如果這5年來,因為藝術節讓更多旅外的成龍人願意在三節之外的時間回來並且由長住成龍村的親戚們陪同走走看看,這樣算不算參與?

▲三合院的主人陳力銓先生特地回家探望大家。

▲▲▲口湖建材行的老闆把記者會的時間記在日曆上,說一定會來參加。

▲郭子舅利用假日,特地從布袋來口湖看看,順便幫了一些小忙。


▲堀主阿伯們、秀玉阿姨不時送來點心、飲料。

▲大毛和Sonsy還幫阿水伯做魚塭的工作,事後阿水伯問他可不可以再回來幫忙。:D

以上真的是大偵探的工作記錄,純粹是工作觀點,想看看志工的心得分享,請連結 http://artproject4wetland.wordpress.com/

接下來,欣賞今年為記者會剪接的短片吧!(雖然現場沒放映,但有到場的媒體應該都有拿到,沒拿到的要舉手嘿…)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WYB4d7GCks

Yellow,那首歌什麼時候錄好,我們想聽啦!(啊…當時好像忘了取歌名,騷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