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樹教育基金會

觀樹教育基金會台中(大偵探)總部 04-22304611
成龍溼地偵探社辦公室 05-7970856 ks.kk696@gmail.com

<<大偵探的心內話>>

成龍溼地目前尚無停車場、公共廁所,作為一個環境學習場域相關必要的設施正逐步由觀樹教育基金會帶動村民才開始要一步一步地建構
,很感謝近來許多團體給我們所辦理的社區環境教育課程許多肯定,但目前此地真的只適合小團體、深度的知性之旅,希望大家能夠諒解,一起等待,給這片土地、這個小村子足夠的時間去喘息、凝聚共識,尋找出和這片大地共生共榮的生存之道。

2013年5月26日 星期日

我的大偵探之旅---2013成龍溼地國際環境藝術計畫


就在春末之際,天氣變化是那麼的不穩定,我帶著一箱行李出現在成龍溼地,開始我的大偵探之旅---2013成龍溼地國際環境藝術計畫。

看似不著邊際的魚塭,艷陽的光芒使得魚塭水色更加灰階單調;眼前零散在四處的房舍,雖然有新油漆亮麗的外牆,但卻更突顯周遭無人聲影的安靜;陣陣風兒將一股孤寂吹向了我,這是我初見成龍的印象。

這是一個安靜 純樸 害羞的小村莊,我腦中這樣想著。

沉靜的成龍溼地

在藝術家正式駐村的前幾天,大偵探們在村裡來回穿梭,忙著將各項準備工作做最後的安置與檢查。初為大偵探的我,某天在三合院中專注的擦拭著電扇,想要讓使用者能夠享受到乾淨的涼風,偶而門口有村民走過,我害羞地向他們打招呼,對方也略微點頭示意,雙方都沒有進一步對談。而當我在村子裡走動時,除了呼嘯而過的幾輛汽車、魚貨卡車外,少有碰到村民可以攀談互動。安龍宮廣大的廟埕上沒有人跡,廟裡面亦無人走動的身影,不似一般廟宇皆會有人聚集於此閒話家常。

這是一個安靜 純樸 害羞的小村莊吧!我腦中再度這樣想著。

只是,當夜幕低垂,我見到在夜晚中閃爍著各色LED燈的安龍宮,七彩色調各自擁有自己的節奏,一閃一閃交錯發光,LED與傳統廟宇,那是一種衝突的融合,吸引人目不轉睛地一直瞧。

嗯,這裡真的是一個安靜 純樸 害羞的小村莊嗎?我腦中這樣想著。

還沒有時間仔細思考推敲,志工們與藝術家們皆已來到,2013藝術計畫風雨無阻 (是的,這兩天時晴時雨)的開始了!!!
我也開始忙著用志工的心情做工作人員的角色。(後來發現這難度頗高的);開始忙著帶志工畫烏龜祈晴(今年特別推出的小活動);忙著聽取志工生活需知、每日行程;忙著帶藝術家與志工走看溼地環境;忙著和藝術家與志工到資源回收場與海邊撿拾可回收使用的素材。

看看大家在忙甚麼?
右上:志工目不轉睛看著郭子爸進行機具示範;右中:英聽練習課,策展人Jane為大家說明行程;右下:藝術家場勘適合擺放作品的地點;左上:在海邊同心協力收集素材;左下:研究早餐菜單,未來一個月的早餐就靠它了!

中場休息:幫忙完成涼亭屋頂,擺個POSE來張紀念照吧!

馬不停蹄創作時間
上排中與上排右:拜訪竹管家具師傅與竹編師傅;其餘為藝術家創作過程中的身影。上排左:Michael(德國),中排左到右:Giorgio(義大利)、Michele(美國)、Johan(荷蘭),下排左到右:康雅筑(臺灣)、邱國峻(臺灣)。

準備期結束,時序進入作品創作期,藝術家與志工們依舊如同陀螺轉動般地忙碌,不同的是轉速似乎更快了。

裝置藝術品製作初期,是無止盡的搬運素材,工作形式雖然不需任何技巧但卻頗須力氣與耐性。初期在協助搬運的過程中,我著實納悶為什麼志工們願意來進行這樣的工作假期,這樣反覆粗重的搬運工作,可以體驗到甚麼生活智慧嗎?許多的疑惑問號在我的腦袋中。但隨著創作品雛型出現,聽著志工們每日雖然很累但是神采飛揚地分享藝術家的創作過程與巧思,很奇妙的,腦海中的問號一個個的消失,僅剩對這些創作經驗談的期待與興趣。

搬~ 搬~ 搬~一直搬~努力搬~
中場休息一下:做個瑜珈,伸展一下筋骨

辛苦工作之餘的搞笑時間
左上:Giorgio正在研究被自己綁在竹子與牆壁之間的梯子要怎麼救它出來;右上:康雅築的巨大竹編桌面,讓大家忍不住要"上桌";左下:Johan指導的竹編魚可以ROCK & ROLL;右下:嗯.....意欲不明...

每天每天,我騎著腳踏車到各個藝術家工作點處巡迴著,無時無刻地進行著紀錄照、三不五時地遞送工具、偶而停留較長時間進行簡易的協助與幫忙、有時送點涼水,時間到了就要趕到廚房準備上菜,就在這些反覆而忙碌(有時還有粗重工作)的行程之中,在我快要忘了對這個小村莊屬性的質疑之時,就像被施了法術一樣,這個小村莊在不知不覺之間竟呈現出另一種風貌!

譬如說:
在我們專心幫藝術家綁竹子上的繩子時,通常會聽到很多做生意的聲音:
「來阿~來阿~包子、饅頭、豆奶、米奶、奶茶、筒仔米糕、小籠包、碗粿擱來阿~~快點來買~
「我門是資源回收車,如果你有要賣的車子,可以來估價!」
「菜車、菜車來了,要買菜的快來~
「各位鄉親大家好,現在在廟口有在賣魚,有新鮮現撈的魚、有花枝、有虱目魚,要買的可以來廟口看麥。」

一邊聽著這些藉由擴音器而深入村子各角落的聲音,我和志工出現如下對話:
我:「這個村子忙得很!」
志工A:「對阿!!好像很忙」
我:「賣東西的車子一直來,村子裡的婦女們都要一直跑出來買東西,一輛車才買完,下一輛車的廣播又到了!真的好忙,沒想到比住在城市還要忙哩!」
志工A:「真的,住在鄉下真不容易阿!」

又譬如說:
藝術家A:「我要將竹管插入溼地中,需要幫忙。」
藝術家B:「我的作品需要移動,要多點人幫忙搬運。」
藝術家C:「我要將作品組合到竹子上,需要人幫忙。」
藝術家D:「我要鋪設一條蚵殼步道,需要人幫忙。」
藝術家E:「我要將作品固定在濕地中,需要幫忙。」
藝術家F:「我要做簡單但大量的作品裝飾,需要人手幫忙。」

不管藝術家需要什麼協助,村民總是在關鍵時刻出現,貢獻許多力氣,儘管過程中有點小狀況,但是熱情的村民與一些臨時志工朋友,幫著大家順利完成了這些任務。


一有時間就出現,一需幫忙就上前。親愛的朋友,謝謝您們!

再譬如說:
每天的某個時段,總是有一群天真活潑的孩子們,嘻嘻哈哈地騎著腳踏車去找藝術家與志工們,嘴裡不時地嚷著要找藝術家說要幫忙。是否真的幫到忙很難說,但是每個人臉上微微上揚的嘴角,在見到這群孩子時,上揚的幅度更大了。


真的很難說小朋友有沒有幫上忙耶...每個人看起來都很認真說!XD

還有譬如說:
總是有意想不到的美食出現在我們眼前。
「蝦董請我們吃蝦子和螃蟹!」
「老芋仔送文蛤給我們加菜!」
「柚子媽送來一大桶泡菜和辣醬!」
「國豪送鱸魚給我們加菜!」
「蝦董又送蝦子來了!!」
「林小弟請大家去吃自家特製桶仔雞!!」
「讀書會家長下午又帶仙草和自製的米食來了!」
「明天晚上郭子家邀請大家去吃媽祖生日辦桌!!」
通常大夥們的回應是「喔耶!」齊聲歡呼,然後把這些熱情與愛心吃光光。美食當前,魅力難擋,唯一讓人苦惱的是,我們的美少女志工們已經在嚷嚷回去要減肥了!

再加上譬如說:
藝術創作期間,長時間的逗留於相同的地方,目光開始受到環境的吸引。
一開始總是被動物吸引,最熟悉的白鷺鷥是固定班底;忽然間一群水鳥從水面飛起;高翹鴴逼逼逼叫聲不絕於耳。
接著水面的變化與天空的倒影,有時水面如鏡,讓你不敢相信這是一片溼地;有時風吹水起微波,陽光照耀則波光粼粼;每每好像魔法般總要你停留幾分鐘,要你多欣賞一點美景才肯讓你走。
最後你會注意到水澤中東一塊西一塊小土丘上長著不知名的雜草植物,你會覺得它們真是長對位置,襯托著整個溼地好不熱鬧。

是啊!這怎麼會是一個安靜 純樸 害羞的小村莊呢?
這是一個熱情、純樸、風光美的小村莊吧!!我腦中這樣想著。


幸福的成龍溼地夕陽

將近一個月後,天氣變化依舊不穩定。
就在大偵探擔心藝術家作品是否能夠如期完成的煩惱中,藝術家們紛紛完成它們的作品,藝術計畫也漸入尾聲。然而所有的人依舊如陀螺打轉般地忙著,大偵探們忙著開幕記者會與餘興活動(當然還有與藝術計畫同時登場的"不抽地下水的實驗魚塭");藝術家與志工們忙著做最後收尾以及環境整理。最後一晚,大家依舊開心地喝著飲料、唱著歌、話家常,一切如同以往,沒有特別話別,心中強烈懷疑明天大夥兒真的會離開嗎?

藝術季結束前兩天,大夥兒開懷大笑看著攝影師鴨子為大家剪輯出來的紀錄影像。

隔天一早,沒有人肉麻說著依依不捨的話,但是離開時間卻默默地一延再延,
志工佳倩在離去前說:「真不敢相信已經結束了,好像夢一樣啊!」
是啊!好像夢一樣,在這場夢中你們為成龍溼地留下了另一個風貌,是否也為你們的人生之路留下甚麼呢?

我提著那箱行李,看著風貌已全然不同的成龍溼地,繼續我的大偵探之旅。


我是大偵探天空 (右) , 請大家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