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樹教育基金會

觀樹教育基金會台中(大偵探)總部 04-22304611
成龍溼地偵探社辦公室 05-7970856 ks.kk696@gmail.com

<<大偵探的心內話>>

成龍溼地目前尚無停車場、公共廁所,作為一個環境學習場域相關必要的設施正逐步由觀樹教育基金會帶動村民才開始要一步一步地建構
,很感謝近來許多團體給我們所辦理的社區環境教育課程許多肯定,但目前此地真的只適合小團體、深度的知性之旅,希望大家能夠諒解,一起等待,給這片土地、這個小村子足夠的時間去喘息、凝聚共識,尋找出和這片大地共生共榮的生存之道。

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看天吃飯的農漁家-海口小漁夫的領悟


▲清晨的陽光讓魚塭看起來一片寧靜。

這天,大偵探李小龜和天空一如往常,大清早來到魚塭排汙水、餵魚蝦。看著清晨和煦的陽光斜射在水面上,四周一片寧靜,只聽見水車打起的水花落進塭中的聲響,和遠方空中的小白鷺偶爾嘎嘎兩聲,然後降落在某件藝術作品上,沉思似地凝望遠方。真的很難想像,這片土地三周前曾遭受大水肆虐蹂躪。

▲(上圖)老芋仔的魚塭是第一個潰堤的受害者,由於和溼地相鄰的堤岸一直沒有整修堅固,打從放苗開始,他就做好隨時會崩壞的心理準備。潰堤的當晚,他隨意在淹水入口插了網子之後,半夜繼續去拖拉文蛤收穫機,非常隨興。(下圖)反倒是他看到西邊別人的九池魚塭連成一池之後,比看到自己的魚塭損壞還要生氣無奈。


在大水退去之後,和溼地相連的魚塭因為堤岸損毀,水位依然滿漲,鄉公所緊急運來一批砂土,村民們則自食其力,一鏟土一鏟土地裝袋,再一袋袋用膠筏載運到對岸堆放。經過了約莫四天的努力,終於得以把過深的水位降低,然而,土面下的文蛤們已經泡在深水中將近一個星期了。
雖說文蛤是屬於需氧量較低的生物,即便在溶氧不足的深水下仍能存活一段時間,但讓各位漁民掛心煩惱的是池水中,鹽的濃度。鹽度太低的殺傷力,在於文蛤若是處於鹽度低於1度(1‰ )的環境,短時間內會緊閉雙殼以度過難關,但時間一久,便會因滲透壓失衡等問題,而面臨死神的召喚。大部分的文蛤養殖戶本就習慣將池水維持在1~2度之間,水位又淺,那幾天,空中不斷倒下大桶大桶的豪雨,池子裡的海水一下子就跌破1度,大雨連下三天後,鹽度更是只剩0.2度左右,雨勢之瘋狂,在偵探社進駐成龍村的五年來也是前所未見。

果然,水災過後,不只是文蛤,西南沿海的養殖一片哀鴻遍野,狀況好一點的還能站在岸邊看見池底「花開遍地」的蛤蠣殼和白蝦,差一點的則是連水質清澈都不能。但蛤寶屋家的文蛤達人,也是我們養殖顧問之一的魏阿嬤,還是幽默地開著玩笑,說文蛤從土裡爬出來看颱風,還一個變兩個,越養越多。只能說,大偵探李小龜以往的生活經驗中,從來都沒有特別煩惱颱風為生活帶來的影響,直到這次,才真的深刻體認到農漁家看天吃飯這句話的意涵。天公不作美,農漁家也只能笑笑接受,老天爺收夠了,剩下就是自己的,久了,倒是養成了一個順應自然、樂觀堅毅的寬廣心胸與生活態度。

▲(左圖)隔壁魚塭的阿嬤因為池底的文蛤死亡嚴重,幾乎整天頂著烈日,非常辛勤的把文蛤殼撈除。(右圖)站在岸邊就可以看見池底死亡的文蛤殼,密度之高真叫人心情沉重。

偵探社的實驗魚塭在颱風前的鹽度是2.3度,再加上水位又高,豪雨過後鹽度還維持在0.8度,狀況相對上好得多,但每天仍有近百粒的死亡。還以為一切仍在控制之中的時候,9/17竟突然死亡一千多顆,我們趕緊採用以往的方式,每天換些水,期待能將文蛤白蝦死亡後分解出的氨等有毒物質換掉,但狀況卻一直沒有好轉,每天仍然可以看見有新的文蛤開殼死亡。

▲(上圖)9/17號狀況突然劇烈惡化,一天之內撿起來的殼,幾乎可以裝滿一個將近50公分高的水桶,老芋仔和李小龜撿得腰痠背痛兩眼昏花。儘管很想把死蛤都撿乾淨,不讓蛤肉在池裡分解出氨等毒物敗壞水質,但撿拾的速度根本趕不上死亡的速度!下圖)挖出幾粒還待在土面下的文蛤,才發現大部分的「眉頭」已經消失,代表環境不佳,文蛤決定閉殼停止生長,若是條件仍無法改善,失去眉頭的文蛤也離死亡不遠了!

這狀況和以往有些不同,水越換越糟,決定先停止換水,帶著三個池子的水樣跑到東石的家畜疾病防治所檢驗水質 (哎~ 屋漏偏逢連夜雨,偵探社的水質計竟然在此時罷工!!!),竟發現了一件驚人的事情,沒想到氨含量最高的,竟是沒有在養殖的養水池。

▲(上圖)再度來到家畜疾病防治所拜訪獸醫師們,請她們幫忙檢驗水質、看看白蝦和文蛤是不是因為疾病感染而死亡。(下圖)結果發現,沒在養殖的養水池竟然是含氨量最高的!這代表整個溝渠的水都被汙染了,怪不得水質越換越糟糕。

推測是因為水災過後,家家戶戶的文蛤都大量陣亡,也家家戶戶都在換水,進水和排水不分的引水溝渠中於是充滿了每家魚塭的廢水、氨和其他有毒物質, .......糟糕,這下子,連乾淨的水源都失去了。

事實上,因為缺少對於養殖區域的規劃管理,全台灣的養殖溝渠都有進水和排水不分的問題,常常只要一池出事排出髒水,鄰居也跟著遭殃,這次是所有池子一起出事,更是陷入了一個束手無策的惡性循環之中。

水患發生以來,陸續有幾家媒體朋友特地前來關心,包括風災當天就趕到成龍溼地現場的上下游、隔天趕來的公共電視郭記者,以及專為台灣西南沿海的治水問題開闢一個深度專題報導的大愛電視台。(點我看報導:上下游郭記者

9/11(三),大愛電視的工作人員在歷經兩天虎尾的採訪後,風塵僕僕地趕到成龍村,想要採訪的是成龍溼地在這次水災中發揮的功能。溼地的功能?是的,事實上治理水患有許多五花八門的方法,包括高築堤防、建造排水系統等等,滯洪池也是其中一招,而且是相對自然、相對美麗的辦法。大偵探認為,成龍溼地在這次的水災中發揮了蓄洪的功能,容納了一大部分的雨水,只是這次雨實在下得太大太急,再加上村內新完工未驗收的閘門也不知有沒有人在管理,整個溼地的水都填滿之後,終於淹上陸來了。

瞭解了溼地的面貌之後,大愛的工作人員在魚塭附近努力尋找可以採訪的村民,但大部分的人正乘著膠筏,把沙包一袋袋運到對岸修補沖毀的堤岸,忙忙碌碌,哪位願意停下來接受採訪呢?......正在煩惱的當下,魚塭第一個潰堤的受害者--老芋仔騎著機車,睡眼惺忪地出現了(徹夜工作的他原來正在補眠),工作人員趕緊連哄帶騙,生性害羞(?)的老芋仔也連忙推辭,最後連「向記者為成龍村發聲」的使命喊話都用上,老芋仔才勉為其難地別上麥克風面對鏡頭。

▲(左圖)老芋仔第一次面對鏡頭有點生澀,但描述水災發生的過程,仍是充滿他專屬的海口人氣息。(右圖)老芋仔後來還應工作人員要求,到對面演出整理補堤沙包的畫面(事實上他早就整理好了),還凝望了溼地幾秒他本人表示:「(台語)就謀自然!」大愛攝影大哥:「不會啦,超帥的!(拇指)」

各位成龍村的村民們,最近可能需要多多收看大愛台,因為除了老芋仔之外,大愛電視台的另一組工作人員9/13(五)也在村裡待了三天,拍攝偵探社的家長孩子們在社區裡活躍的情況。
▲三代班讀書會在拍攝當天剛好輪到恩駿爸導讀,大夥看起來是不是相當專業與認真!

正好偵探社的開心農場被大水一淹,蔬菜變「泡菜」之後,幾乎全員陣亡(可以想像真正在種菜的農家損失有多慘重!),需要緊急號召小偵探們來補植,所以大人小孩全上了電視啦。

▲仔細看看開心農場的菜籃裡,原本不斷結出果實的蔬菜們,在「水淹腳目」之後也全數陣亡,感謝小偵探們前來幫忙補植,這樣之後的Party才能有好食材吃呀。

▲(左圖)小小萵苣被整齊的種在事先挖好洞的黑布之中,宥傑媽看起來非常熟練。(右圖)澆水看起來是當天最好玩的工作之一,因為小偵探們打開雨撲滿後,都會順便玩水!

不曉得眼尖的大家有沒有發現,偵探社的開心農場蚵籃菜園(柯南菜園?)嘗試新種法,將郭子爸(同時也是我們專業的農業顧問)情義相挺幫忙準備的小萵苣苗直接種植在土壤改良的厚土中,並覆蓋黑布阻擋海雀稗凌駕在幼苗之上,讓小萵苣葉可以安心長大。已經種過許多次菜的小偵探們,完全沒有理會攝影機的存在,和往常一樣半是搗蛋半是認真地工作,挖土、栽植和澆水還是在一個多小時後就順利完成了。看著新栽種好的小幼苗在陽光下嫩綠的樣子,心裡想起晚上氣象預報播報,又有一個低氣壓團值得留意,大偵探只能盼想一切都能順利,小菜苗們都可以平安長大。

小偵探們在結束了這個下午的活動之後,一小群開開心心地幫著收拾,一小群已經轟轟鬧鬧地對著溼地和夕陽去打水鏢了。於是大偵探心想,那有什麼問題呢,在這個樂觀堅毅的海口小鄉村,一切都會好好的平安長大的。

▲小黑狗,太熱泡泡水OK,但你可不行去抓魚來吃喔,會被老芋仔打屁股的!

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康芮颱風的傑作與大偵探的振作

經過了兩個颱風,夏天也進入尾聲,最近開始,早晚也漸漸出現了些涼意。溫度有了變化,連帶著欣賞成龍溼地的心情也有著些微的改變。總覺得,心情不一樣,溼地裡的藝術品看起來也格外不同呢!這一天,柳橙姿說:「你看之前的藝術作品杯子缺了個大角!」蛤?原來真的有不一樣喔?我說呢,怎麼看起來有點滄桑的美感...

這次的兩個颱風,不只各地傳來淹水的災情,成龍溼地上的藝術品也在豪大雨之後,起了明顯的變化。你看得出這些作品與最初的差別在哪裡嗎?其實只有上面兩個是這次康芮颱風的雨害所造成的,下面兩件是今年稍早的颱風和下雨所造成的,也就順便拿出來要大家複習了。(按這裏看原本的樣子:年年有餘杯子碗筷訂位

颱風過後,偵探社的不抽地下水生態魚塭在老芋仔的協助之下,開始積極的幫文蛤池換水,以調整池中鹽度,避免鹽度不足造成文蛤死亡。鄰近因潰堤而受災的魚塭主人,也迅速地開始進行魚塭分隔牆整建的工作。文蛤、蝦子等生物對於水體環境有一定的要求,因此養殖業者對於水體水質的控制就必須要非常謹慎小心、而且要勤於觀察、判斷、換水,特別是利用海水養殖的業者,大雨過後,就要密切注意水體水質的變化以及文蛤、蝦子的生長狀況。


(左)颱風大雨一過,連通至小排的排水管出水便沒有停過,各家魚塭立即將被雨水稀釋的池水排出,準備進行換水。(中)上篇部落格提到因為溼地潰堤導致「九池變一池」的關鍵現場(堆滿白色沙包之處),魚塭主人也在災後重新請人整理風災當天所堆疊的沙包,以確保溼地的水不會大量的滲漏進池;另外還有一處潰堤等著整理。(右)災後兩三天,已有文蛤池傳出災情,池中可見許多已經「開殼」死亡的文蛤,數量之多真是讓人怵目驚心,看到這樣的狀況,讓大偵探真是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看照自己的文蛤池!!

話說在颱風來之前,老房子的屋頂已經鋪上了木板,師傅也將屋脊定好位,小偵探們也趁著夏令營的時候幫忙刷洗了許多屋瓦。但是因為取下的屋瓦在大偵探的檢視之下,淘汰了許多破碎、不堪使用的屋瓦,最後算一算可以使用的數量,是沒有辦法鋪完整個屋頂的,必須再訂購相同造型的屋瓦。老房子所需要的屋瓦,現在已經沒有窯場在製造,無法像訂披薩一樣,電話打一通屋瓦就送到。為了找到形狀一樣,數量足夠的屋瓦,大偵探花了一番時間明察暗訪,終於找到了可以提供給老房子目測相似度高達 98%的屋瓦。
(左)瓦片坐這麼大的卡車來到了成龍村,大車進不了小巷,是大偵探先前沒有預想到的狀況。(右)還好村子裡的總裁先生工廠裡有堆高機及師傅--也是小偵探安翔的爸爸,動作迅速、很快地就把屋瓦送到老房子,快到大偵探要多照幾張好相片都來不及。謝謝總裁和安翔爸爸!

雖然屋瓦找到了,但是經過接連兩個颱風所帶來的超大雨量,屋頂上的木材也濕透了。如果在木板沒有乾透的狀況下就將瓦片放上去的話,濕氣會積在裡面,木材會容易腐朽,造成更多後續的整修工作。因此,這事可是急不得(雖然大偵探心裡真的急得很呢!),在師傅和大偵探等呀等了大約十天後 ~ 9/9這周終於準備要掛屋瓦囉~(此時另一個颱風正聽說在形成中......)


(左)師傅好像武功高強的大俠在屋頂練功,姿勢一百!其實師傅正用混著石灰、砂、混凝土的糊料,抹在屋瓦上,讓屋瓦固定性更好。糊料比例不對的話,就會龜裂。輕者只是屋瓦不美觀,重者可能導致漏水等問題,絕對不能輕忽。(中)師傅與當小幫手的兒子拿著皮尺量著距離。雖然是同一批屋瓦,但是仍有些微的差異,追求完美的師傅,在鋪屋瓦的時候,可是謹慎地同時拿取好多片屋瓦,選擇最適大小後再將瓦片嵌入。(右)排成一排後,還要擠擠推推用尺對齊,一點都不馬虎,這就是師傅對自己專業的尊重與堅持吧!

 
鋪好瓦片的屋瓦,看似簡單,其實花了師傅不少功夫。越到收尾階段,師傅的挑戰就越大,因為可以挑選的瓦片變少了,就要花更多的時間與精神去挑選合適的瓦片,加上要兼顧美觀、耐用的細心施工,還要掌握進度...不簡單阿~不簡單!
同場加映:自來水公司也在某一天悄悄地(但依然被四處趴趴走的大偵探遇著了)派員來到了老房子旁挖路安裝水管和水錶。之後大偵探只要再將老房子的水管路線接上,就可以方便用水了!
看完了老房子,大偵探要帶大家去開心農場瞧瞧最近有甚麼菜好偷的...。 講到「偷」這詞,大偵探要先解釋一下,這個不是鼓勵大家真的去偷,而是歡迎大家一起來照顧菜園,菜園裡的收成也是屬於大家,大家可以自由地去摘取。但是,好像有人誤會了大偵探的意思,因此就發生了令大偵探傻眼的一件事:菜園裡剛長大不少的木瓜樹苗全部都不見了!連幫忙固定的角材也一併帶走了!(此事發生在颱風前,絕對不是被雨打爛的!)再重申一次,歡迎大家來幫忙收成已經可以採收的菜葉、果實,但是請不要整株搬走啦!這個以創造「食物森林」為目標的開心農場可是肩負重大使命,在不久的將來,希望能讓全社區來同歡,共享甜美果食的呢!

再來看看康芮颱風的傑作驚人的雨勢,讓菜園變池塘,蔬菜直接變泡菜(泡在水裡的菜,不能吃了),損失可真是慘重!
水淹開心農場,腳一踏進菜園,水都快跑到小腿肚的高度了!這叫菜苗們怎麼活得下去呢!
大偵探因此非常能感受到農民們的心情,這種無奈、心疼但又必須要積極振作的複雜情緒...。對!我們要振作!因此,偵探社再度發出緊急召集令,在9/13(六)下午號召了小偵探來幫忙種菜。到底~開心農場這次種下甚麼東西?大偵探又有甚麼新的種菜策略?欲知詳情,請待下回分曉!!!

2013年9月4日 星期三

小花重出江湖記 & 颱風天蝦忙記

小花?!她是誰?名字怎會這麼?誰…到底是誰?

話說,在成龍溼地偵探社眾多的工具、道具、雜物中,暑假時,每天夜裡會有些許窸窸窣窣的聲音,如果你有聽診器,靠著雙層的置物櫃,你會聽到從置物櫃中傳來噪動聲,好像是一群人正在策畫一件大事(咦?!三年前小偵探做的布偶,有一些就放在置物櫃裡),若想再細聽,就會發現怎樣也無法聽清楚,因為這群人的發音很奇怪,他們講話的方式,很像是嘴巴合不起來的發音。隱隱約約中…好像聽到小花醃腸重出江湖…之類的詞彙。

那…到底是什麼事呢?

8/30,康芮颱風過後西南氣流所帶來的驚人雨量,讓開學第一天,許多人上學比平常還晚到,大偵探李小龜、天空例行地大清早就去魚塭工作,另外,柳橙姿和郭小孩也很早就出門要去成龍國小,在去學校的路上,不斷被投以驚訝的眼光和好奇的問候:「這麼早要去哪裡?下大雨耶…」(大偵探正常的出沒時間應該是早上9點以後,所以太早出現,大家都覺得怪怪的)

今天是成龍國小開學,會有新生報到,為了讓新生和家長認識學校,校方在一年級的教室有舉辦親師座談,大偵探覺得機不可失,也應該讓新生和家長們認識偵探社,所以,和學校商量後,親師座談最後的時間由大偵探來自我介紹。於是,由郭小孩和柳橙姿策畫,讓小花和醃腸重出江湖(吼~~大偵探編偶戲編過頭,還亂掰來嚇人,上述聽診器的劇情純屬虚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為了讓新生們驚喜破表,大偵探非常神秘,等親師座談開始後,才帶著道具到一年級教室外等待,為免隔壁二年級下課時看到小花和醃腸而騷動,大偵探把小花和醃腸藏得很好。等到中場休息,大家忙著上廁所、喝水、領制服時,大偵探趁亂進教室佈置、就定位,完全沒人注意到我們已經躲在布幕後方。

如大偵探所料,嘴巴合不起來的小花和演出前整形失敗看不出鼻子的醃腸,果然有抓到新生們的眼球,躲在布幕後演出的大偵探,一直有聽到小朋友的清脆笑聲;簡短的演出後,大偵探才亮相介紹偵探社的各種活動、偵探社的功能(借書、聊天…)。下台一躹躬,兩位男女主角就被留下來會客,大偵探收拾回窩。


▲看著小花無法合起來的嘴巴,心情也會跟著好起來喲!(原版白臉的香腸不知跑哪去了?找來黑臉的醃腸串場。)


同樣這一天,因為持續大雨,傍晚時,老芋仔來電說溼地潰堤,大水淹沒魚塭,不知是他在電話裡講不清楚,還是大偵探在電話裡聽不清楚,掛上電話後,大偵探心急地穿上雨衣火速趕到現場,仔細一看,不得了,我們魚塭西側,10幾池的魚塭,有9池全部被水淹沒,看不見魚塭之間的土堤,9池的魚塭變成一大池,還好,阿伯們這兩天陸續拉起網子,避免魚蝦逃,跑到別塭變成別人的。

▲(左)大水淹沒魚塭(中)小排裡的水位逼進路面,場面有點驚悚(右)魚塭主人群聚商討對策,互相關心。
 
時間往前推進,緊急狀況仍未解除,晚上的讀書會後,大偵探再度來到魚塭,就看到老芋仔像一具雕像守著這一區,他說他不敢回家睡覺,因為大排、小排、溼地的水位都很高,我們的魚塭隨時有可能被大水淹沒。漫漫長夜,老芋仔和3隻小黑狗窩在唯一能夠躲雨的陰公廟裡,看著間歇性的大雨落在魚塭和溼地裡。(這個畫面怎麼有點淒涼…冷~

隔天(8/31星期六)早上,還是下大雨,小排的水位僅差10公分就要淹上來了,我們魚塭南側堤岸較低的魚塭宣告失守,魚塭主人們也拉起網子。眼看狀況告急,老芋仔力勸大偵探把魚蝦抓起來,不論抓多抓少,都可以減少損失,看大偵探考慮再三,他再強調說這附近就屬我們的白蝦最大隻,今年白蝦價格好,其他魚塭早就陸續抓去賣了,難道要讓這些大白蝦跑到別的魚塭去嗎?好吧!那就加減收一點吧!~但一個半小時後如果大水危機解除,就停止捉蝦!(大偵探依然很鐵齒....) 早就在一旁備好的蜈蚣網馬上下水,大偵探開始張羅保鮮用的冰塊、保麗龍箱、保溫桶。2回之後,抓了大約20斤的白蝦,白蝦的大小約26尾斤,因為怕一時找不到地方冰,趕緊直送大偵探台中總部。再緊急找恩駿爸來幫忙牽網子收虱目魚。


 

接下來2回,又抓了大約33斤的白蝦、6尾虱目魚(虱目魚實在很會跳跳跳,紛紛跳出網子外,另有2隻投奔蝦池,恩駿爸說太久沒抓魚了,技術生鏽,加上雨停了,便停止捉魚蝦),大偵探緊急向下崙的阿禾師調用100個包裝袋,並向恩駿家借真空包裝機,馬上將白蝦以10~12尾一袋,真空包裝起來,再借放在恩駿家冰烏魚子的冷凍櫃裡。整個忙完,已經下午5點了,恩駿的阿媽煮現撈的虱目魚湯給我們吃,讓大偵探感受到辛苦養殖後的鮮美滋味,哈~(嘴裡吐出魚湯的熱氣)真是無以倫比。




在此要大大感謝阿禾師慷慨教授他試了很多次的包裝,謝謝恩駿爸幫忙抓魚、包裝,謝謝恩駿媽幫忙包裝,謝謝恩駿小搗蛋幫爸爸真空包裝和冷凍,還有要謝謝老芋仔無眠無日守護水門和魚塭(他聽到感謝的話,一定又會說"恁頭殼歹去"),實在揪感心耶~
 
這天夜裡,風雨減小很多,把太平洋當運動場在跑的潭美颱風和康芮颱風輪番接力賽完後,接下來,考驗著大偵探以及阿伯們的善後工作,還等在後頭,欲知詳情,下回分曉~。